松紧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松紧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第38节走向衰亡【求医】

发布时间:2021-01-14 15:34:32 阅读: 来源:松紧带厂家

齐悼公吕阳生一上任,就想干点大事,立立威,扬扬名,立威扬名的方式就是攻打鲁国。很快,齐军就占领了(今山东省肥城市南)、阐(今山东省宁阳县西北)这两个地方。

齐军这次攻打鲁国,表面上是齐悼公想抖抖威风,但真实意图是为了个女人,而且是个不干净的女人。

原来吕阳生逃到鲁国避难的时候,季康子把妹妹嫁给了他,等到吕阳生回国继位,就派人去接季姬。按理说邻国国君的女人,人家来接了,礼送出境你好我好就是 了。可是这季姬不大安份,私下和季鲂候乱搞,还说出去让人知道了。鲁国怕担事就不敢送,来接了也不敢给,结果挨了一顿打,恭恭敬敬让人家把季姬接走了,季 姬到了悼公身旁不但没受罚还很受宠幸。这还不算,悼公一高兴,把占来的鲁国土地又还给了鲁国。

鲁国白挨了一顿打实在是多余!多事!

鲍牧和悼公从那天确定君位就开始有了矛盾,相互心里有鬼,但表面上还过得去。

公元前485年,田乞去世,他儿子田常接了相位。鲍牧借吴国和鲁国联合攻打齐国南部的机会,杀了悼公。

齐国众大夫经过商议,共同拥立悼公的儿子吕壬为齐侯,这就是齐简公。

自古以来,这权力就掺杂着血腥味,血色权杖啊!

齐简公的日子不好过。为什么?此时齐国的公室已被架空,齐国的人心和权力都在向占据相位的田氏家族过渡,而简公对此束手无策。

简公继位时,号为田成子的田常在相位上。简公想除掉田氏,但是没能力。因为田氏在齐国太得人心,而且几代为相已经根深蒂固。相反田氏想把齐侯拿下却不难,只是个时间问题。

拿不掉,杀不了,这怎么办呢?他就想到了分权,用谁来分散田常手中的权力呢?简公选择了监止。

因为监止曾经和简公父子一起在鲁国逃过难,所以和简公关系很好,深得简公的信任。在简公继位后,他就让田常做了右相,监止做了左相,让他们共同执掌国政。

田常怕监止对自已不利,就很注意观察他的言行。而且又采取老祖宗陈(田)无宇当年的办法,用大斗把粮食借给百姓,却用小斗收回,用这办法收买人心,齐国人对田氏感恩不尽,都愿意为田氏效力。齐国的人心向背已经越来越明显。

简公的御者田鞅看出了田常和监止之间的危机,就劝简公说:田成子和监止这两个人不能同朝为相,会产生祸患,现在已经到了你该下决心决定取舍的时候了。简公没听进去,也没采取措施。

有一天晚上监止值班,正遇到田氏家族的田逆杀人行凶,监止就把他逮捕入狱。但是田氏很团结,买通狱卒让田逆装病,又让族人装做探视请狱卒喝酒,灌醉后杀了狱卒救走了田逆。

监止感到不能和田氏闹僵,就搞了一次妥协,到田氏家族的大族长家和各位族长盟誓讲和。

田氏的族人田豹是监止的家臣,监止非常信任他,以致信任的发了昏。这一天他对田豹说:

我要杀尽田家的嫡传子孙,然后由你来继承田氏的爵禄,你觉得怎么样?

田豹说:我虽然属于田氏一族,但我是远房族人,在族内没地位,没威望也没号召力和影响力。其实田氏家族和你有怨的不过几个人,你何必要把他们都杀光?监止没听。

田豹一看制止不了监止对田氏的杀戮,就找到田常对他说:监止要杀光我们田氏的嫡传子孙,田氏必须先动手,不然我们田氏家族就要大祸临头了。

当时监止正在简公的宫里,田常兄弟四人就追到宫里准备杀掉监止。监止得到消息马上关闭了宫门。

简公正在和宫妃聚在檀台上喝酒,听说了这事就要聚起宫中甲士攻打田常。太史子馀在一旁说:田常不敢做乱,他只是想为你除害。简公就没行动,这使他失去了除掉田常的机会,他自己在该出手的时候做了坐山观虎斗的看客。

田常这时心里也没底,听说简公发怒了,就有点害怕了,想要出逃避难。田逆阻止了他。田逆坚决地说:迟疑不决是成事的大敌,尤其在这个关键时刻。田常这才 下定决心聚家甲攻打监止,监止也率自已的部下进行反击,但相比之下,田氏更有实力,监止战败只好逃亡,简公没参战但逃跑却跟了进来。

这就有点莫名其妙了。打仗不参予,逃跑不缺席,结果监止被追上杀掉,简公跑到现在的徐州地界也被捕活捉。简公到了这个时候才后悔地说:如果早点听从田鞅的劝告,也不会招来这场灾难。

田常是毫不手软,为了防止简公报复,果断地杀掉了他。

齐简公,在位四年,一事无成,一命呜呼!

田常召集众大夫,拥立简公的弟弟吕骜继位,他就是齐平公。

齐平公坐上了君位,正赶上了春秋时期向战国时期的过度期,田常独秉朝政,不仅政务、国事要自已说了算,还把齐国安平(今山东省淄博市临淄东十里石槽村)以东的土地都划成了田氏的封邑,封邑已经远大于齐平公管理的地区。

田常在政治斗争中越来越认识到家族的力量不仅来源于权力,还需要族人的数量,人多了,打起群架来总是有优势。怎么能让自己人丁兴旺呢?他想了个绝招。

田常专门挑选身高七尺以上的美女充当后宫的妃妾,一时间后宫的妃妾达到了几百人,这么多女人靠他一个人当然忙不过来,他就允许自己的门客、宾客、侍人可 以随便出入后宫,不加以禁止,等到田常去世的时候,这些妃、妾们一共给他生了七十多个儿子。管他谁的种,姓田就行,人丁旺就是赢,反正嫡传的是绝对的正 宗。

平公就在这种环境中,在位二十五年,去世后,儿子吕积继位,是为宣公。

齐宣公在位的时候,田常的儿子田盘做 了相国,也就是所说的田襄子。田襄子把自已的兄弟,族人都录用为齐国的大夫,一方面是为了便于结成以血缘关系为纽带的政治集团,另一方面是为了占有土地。 因为每位大夫就得有封地,用这种方式把齐宣公的那点私属封邑基本给他瓜分光了,都姓了田。田氏几乎拥有了整个齐国。

这一招也很绝,父亲解决了人的问题,儿子解决了地的问题。吕齐已经名存实亡只剩个空架子了。

这个时候,晋国实际上已被魏、赵、韩三家瓜分,田盘就加强了和他们之间的联系,晋、齐的国君已完全被政治上架空,经济上分净。表面上是臣压君,所谓的大逆不道,实际上是新兴贵族集团把腐朽没落的旧贵族逼上了绝路。

青海皮肤过敏医院在哪里

淮南治疗湿疹皮炎哪家医院好

济南比较好的治疗白癜风的医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