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紧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松紧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信贷增速放缓与资金价格高企并存2月信贷疲软真相

发布时间:2021-01-21 16:38:42 阅读: 来源:松紧带厂家

信贷增速放缓与资金价格高企并存 2月信贷疲软真相

进入2012年,信贷需求疲软之下,以工、建、中、农为代表的四大行连续两个月以月末突击冲刺的方式,为全月信贷增长立下“汗马功劳”。  2月,得益于四大行最后三天集中投放800亿贷款,当月人民币贷款新增量才勉强站上7000亿元水平线。3月9日,央行公布的2月金融统计数据,当月人民币贷款增加7107亿,同比多增1707亿。  这7107亿中,四大行贡献了2600亿元左右。正如工商银行行长杨凯生所言,对于大行而言,目前并不存在信贷收缩的情况,“今年1-2月四大行贷款比去年同期多投放了200多亿元,并不比去年少。就工行而言,今年1-2月信贷投放比去年多150亿。”  不过,杨凯生只代表了大型银行。如果扣除当月1106亿元新增票据融资,实质性新增贷款只有6000亿元,较1月明显回落。同时,增长持续乏力的中长期贷款数据,也印证了信贷需求已放缓的判断。  “信贷需求是在放缓,同业都有这样的感受,但目前缺乏足够的数据支撑。”3月9日,某国有大行江苏分行人士告诉记者,颇感压力的是,银行的议价能力受到了明显挑战,但贷款成本并未明显下降。  “去年小微企业贷款利率是基准上浮20%,今年至少上浮30%。”他说。  进入2012年3月,中国经济延续了19个月的负利率终于结束。然而,在固定资产投资、外贸、PMI等宏观经济先行指标集体走弱的背后,中国庞大的信贷市场正呈现出某种微妙变化——信贷需求疲软与资金价格高企同时并存,其未来走势将决定2012年广义货币供应量M2 14%及全年信贷8万亿的调控目标值能否实现。  中国社科院金融重点实验室主任刘煜辉向本报记者表达了他的悲观看法,不仅信贷市场供给面遇到了强约束,其实需求面也显著低迷,“票据贴现利率已从去年三季度13%的高位,下降至近期的6%-7%的水平。”  需求疲软B面  “若我司一旦被确认为平台类客户,则几乎不能再新增贷款,且存量贷款到期不得展期,不得借新还旧,近两年又是我司的还本高峰,巨大的债务势必将我司压垮,最终会波及到财政安全。”  这是2月17日,南昌城投2011年工作总结时,集团领导的一句感慨。  这家成立不到两年,号称南昌市政府城建四大投融资平台之一的省市级城投公司,总资产已超过260亿元,去年利润总额1.65亿元。不过,其并不打算在2012年停止扩张的脚步。据其内部制定的融资计划,2012年,该集团计划融资约97亿元,这相当于其2010年底154亿净资产的64%,也是2011年上半年9.2亿元新增贷款的10倍。  融资信心来源在于公司于2011年8月22日脱掉了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帽子,退出整改为一般公司类客户。融资由此恢复,并于2011年底发行了13亿元城投债。  “这样的公司并不在少数。”3月9日,一位地方银监局的人士告诉记者,全面封死地方融资平台新增贷款的说法,并不符合现实。实际上2011年以来,大量诸如南昌城投、湖北联投等省市级政府平台,都被划转为一般公司类客户,“这部分公司是允许新增贷款的。”  监管机构数据显示,截至2011年9月末,全国共有地方政府融资平台10468家,平台贷款余额9.1万亿,其中,已退出平台、纳入一般公司类贷款管理的有1974家,贷款余额2.9万亿元;而仍按平台贷款管理的为8494家,贷款余额6.2万亿元。  2012年后,银监会一改过去“不得新增、不得借新还旧、不得展期”的做法,允许符合条件列入“支持类”的平台公司获得银行新增贷款支持。  然而,前两个月信贷结构暗示着,监管机构对地方融资平台释放的“宽松”信号,尚未取得立竿见影的效果。  以2012年2月金融数据为例,当月非金融企业及其他部门贷款增加6435亿元,其中,短贷增加3370亿元,中长贷增加1784亿元,票据融资增加1106亿元。  “这说明项目贷款少,新增中长期公司贷款占比25% ,1月为23%,而历史上年初都在40%-50%。”中金公司人士说。  农行董事长蒋超良近期接受记者采访时,将1-2月信贷相对疲软归因为有效需求不足。事实上,2012年以来,从商业银行基层分支行的普遍反映看,外部需求不振、企业盈利预期下降,房地产开发贷款和融资平台贷款受到限制等,被认为是信贷需求放缓的主要原因。  有真实信贷需求的好客户不容易找,好一点的都已经抽干了,不好的银行又不敢做。某大行吉林分行负责人说,尽管1-2月该行顺利拿下了20亿元的对公业务贷款任务,但他仍担心如此高的融资成本之下,信贷增长能否延续?  以江苏省为例,本报记者获得的数据显示,2012年1月,该地区新增人民币贷款720亿元,相当于全国的十分之一,其中,基础设施类贷款仅17个亿,房地产贷款87亿元,这两类固定资产主要拉动力合起来不足整体新增贷款的15%。  “地方政府刚完成换届,有投资冲动,但目前还处于观望状态。”3月9日,某国有大行授信部负责人分析,无论是铁道部融资还是地方新上马项目,目前都无明显迹象,即便是在建、续建项目,也由于春节因素,还未看到明显动作。  信贷需求的下滑,不仅体现在基建上。受房地产调控影响,商品房交易低迷,2月新增中长期居民贷款仅325亿元,而1月这一数据为1160亿元。居民中长期贷款的主体是房屋按揭贷款。  某大行江苏分行负责人告诉记者,前两年信贷需求一直较充分的几大行业,如融资平台、基建类、房地产、产能过剩等行业都不被金融机构看好,而真正来自实体经济的信贷需求量又不是很大。  以江苏为例,1月制造业贷款高达200亿元,为全部新增贷款的近三成,但随着出口下滑,能否持续存疑。2012年1月江苏省外贸进出口380.6亿美元,比去年同期下降12.7%;其中出口235亿美元,下降3.9%。  高价格下的虚假放缓  刚完成换届的地方政府,强大的投资冲动不可能一夜之间消除,随着地方融资平台信贷政策微妙转向,及优质平台项目日益稀缺,今年1-2月,基建、平台等传统信贷大户需求放缓可能只是暂时现象。  “平台项目并不是没人要,好项目大家都抢。”3月9日,一家中小银行西安分行负责人刚刚拿下当地开发区的一个土地储备项目后告诉记者,面对大型银行雄厚的资金实力,他所在的团队“出奇制胜”。  他说,由于土地储备贷款某种程度上受监管限制,在该银行为当地政府提供的结构性融资方案中,因发行信托产品中银行资金承担的成本在10%,综合成本最初定在11%,而当地政府的心理价位是10%。为了抢到这一项目,该行只得压价,基本上没有赚钱。  从另外一个角度而言,相比2010年动辄基准利率下浮10%,目前10%的融资成本,对于地方政府已相当高昂,1-2月来自地方政府的信贷需求不旺盛,并不意味着上万家地方融资平台紧张的资金链已得到缓解。  回到前文提及的南昌城投,在其今年拟定的97亿元融资计划中,朝阳项目三期、生米大桥西连接线项目、保障房项目等所需的农行5亿、建行2亿元和浦发银行9亿元贷款基本已进入银行内部审批程序;同时该公司还将与建行等联手发行10亿元的中期票据。  融资成本居高不下,已是2011年下半年以来不争事实。  尽管进入2012年,票据贴现利率出现较大幅下跌,但企业普遍反映融资成本并未明显改善。上述中小银行西安分行人士告诉记者,今年该行信贷主做小微企业和涉农贷款,“去年贷款利率上浮20%,今年至少上浮30%,再加上担保公司2.5%的担保费;小企业融资成本肯定超过10%。”  2月信贷疲软真相  上述大行吉林分行人士也曾向记者坦言,1-2月信贷难以落实的一个原因,是企业不愿意承受目前的高定价。  “相当多贷款是去年底批的,今年落实贷款条件过程中,由于价格过高,企业和银行互相扯皮,目前还处于磨合期,投不下去。”该人士告诉记者。  而在中金公司看来,票据贴现利率出现较大幅下跌,也和去年下半年票据贴现利率受监管影响过快上涨有关。当时,农信社因违规票据业务被查,收票骤减,票据市场供需明显失衡,票据贴现利率急剧上升。而近期,监管机构对票据业务的监管有所松动。  如此背景下,也不难理解“两会”期间,工行、农行掌门人先后公开表态,要加大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蒋超良表示,农行2012年有新增信贷的目标,且会比2011年增加。  2月底,中行管理层在接受投资者咨询时也坦言,虽然春节后整体信贷环境较节前宽松,但企业客户整体需求依旧旺盛。数据显示,大型客户资金调度较紧张,大银行对公存款较年初是负增长;中小企业需求增速也较快,从中行、同业和监管沟通的情况来看,有信心用足全年信贷计划。  然而,中行与大多数股份行面临的问题,仍然是存贷比限制。该行存贷比已屡屡突破75%监管红线,而受制于此,该行2月新增贷款491亿元,位列四大行末位。  此前,业界和学界曾多次呼吁放松存贷比监管,不过“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银监会主席助理阎庆民公开表示,“存贷比一直是流动性管理行之有效的办法,是监管层和银行都必须守住的风险底线。就现有的实际情况看,存贷比没有‘讨价还价’的空间,更不会废止。”  一方面信贷有效需求尚未充分释放;另一方面,信贷供给端的矛盾仍未得到缓解。在监管政策不调整的背景下,预计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信贷增速仍将难以有太大改善。

厦门人流手术去哪里

西沙群岛癫痫医院

郑州白癜风医院谈身体白斑需怎么治疗

感冒引起的银屑病要住院吗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