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紧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松紧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少年的欲望43母女花攻略与林美英的初见-【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8:06:07 阅读: 来源:松紧带厂家

王安专属:

柳芸华(教育局长,王安的妈妈,38岁,身高172cm ,体重108斤)未得手

柳芸玉(小学语文老师,王安的姨妈,36岁,身高168cm ,体重110 斤)已

得手(还在软抵抗中):王安

滕芷清(三人组的高中英语老师,31岁,身高167cm ,体重110 斤)已得手

(已无抵抗):王安

龚纯专属:林月(龚纯的舅妈,职业ol,34岁,身高167cm ,体重102 斤)

已得手(已无抵抗):龚纯

王倩(龚纯的舅妈,职业ol,32岁,身高160cm ,体重94斤)已得手(已无

抵抗):龚纯

张昌专属:无

三人组已得手:

张媛(三人组的高中体育老师,26岁,身高178cm ,体重118斤)已得手(

微弱抵抗):王安

王纯(旅馆老板,长相与夏梦娟相似的熟女人妻,32岁,身高158cm ,体重

90斤)已得手(已无抵抗):王安 张昌

夏梦娟(张昌的妈妈,电视台主持人,36岁,身高159cm ,体重95斤)已得

手(微弱抵抗):王安 张昌

刘娟瑛(二班的高中化学老师,40岁,身高168cm ,体重115 斤)已得手

(已无抵抗):王安 张昌 龚纯

李明玥(三人组的高中音乐老师,40岁,身高165cm ,体重105 斤)已得手

(已无抵抗):王安 张昌 龚纯

楚莲(龚纯家的熟女保姆,35岁,身高168cm ,体重104 斤)已得手(已无

抵抗):王安 张昌 龚纯

关琳琳(三人组的高中班主任,语文老师,24岁,身高173cm ,体重110 斤)

已得手(还在软抵抗中):张昌 龚纯

蒋玉婷(医院的熟女医生,李明的妈妈,40岁,身高163cm ,体重98斤)已

得手(还在软抵抗中):张昌

即将得手(出场)的人物

朱婷(小天的小学英语老师兼班主任,和姨妈一起锻炼的老师,小天的毕业

礼物,27岁,身高166cm ,体重101 斤)出场人物:王安 小天 设定场景:朱婷的

家此处未完全确定,不知道要不要再加入新的男角色,王安的表弟小天入场

许越(三人组的高中地理老师,29岁,身高165cm ,体重104 斤)出场人物:

王安 设定场景:王安的秘密基地

韩晴(体育老师,张媛的妈妈,45岁,身高172cm ,体重112 斤)出场人物:

王安 设定场景:女儿张媛的洞房

蒋玉雯(医院的熟女护士长,李明的姨妈,36岁,身高164cm ,体重107 斤)

出场人物:张昌 设定场景:李明的车内

林美英(高中12班的班主任兼语文老师,38岁,身高165cm ,体重109 斤)

出场人物:王安 设定场景:未定已在番外出场

倪燕(三人组初中语文老师,最初的暗恋对象,41岁,身高166cm ,体重100

斤)出场人物:张昌 设定场景:张昌的家

姜玲玲(大一新生,倪燕的女儿,18岁,身高170cm ,体重105 斤)出场人

物:王安 设定场景:王安的秘密基地

延后出场人物

田甜(三人组高中的数学老师,23岁,身高160cm ,体重95斤)

李莹(高中英语老师,即将前往老校区,33岁,身高165cm ,体重102 斤)

苏颖(高中的音乐老师,正在休产假,与李明玥不对付,28岁,身高169cm ,

体重110 斤)。

徐薇(三人组的政治老师,25岁,身高162cm ,体重100 斤)

张晔(三人组的历史老师,39岁,身高166cm ,体重113 斤)

徐薇(张晔的女儿,王安下学期的同桌,16岁,身高169cm ,体重104 斤)

安雅(高中的语文老师,关琳琳的合租室友,23岁,身高163cm ,体重101

斤)

***********************************

送走了地理老师许越,我慢慢的溜达进了校园。

晚上六点多,天还没黑,本来星期六学校是没什么人的,就连住校生都不用

上晚自习,可下周就要考试,许多学生自发的在教室里自习,人可真多啊。我本

来还想着能不能再遇见什么刺激的事情,结果什么都没有。既然没有那就自己找

吧,我一个电话打给刘娟瑛,结果刘娟瑛告诉我,她已经离开学校了,现在已经

坐上回家的车了。我顿时无语,天这么热,我也不好让她来回跑,只好作罢。滕

老师倒是在学校,可她正忙得脚不沾地,我悄悄地从她办公室外面路过,本想着

有没有机会,然后发现她和几个老师忙成一团,我只好耸耸肩离开。学校溜达一

圈,出了一身汗,却一无所获,我有点郁闷的向大门走去,准备离开学校。

天色昏暗下来,出了校门,在离学校门口不远处的路上,我惊讶得瞪大了眼

睛,今儿个邪门了,说谁碰见谁,之前还想着怎么弄上床的林美英就站在我旁边

的树下打电话,「王科长,求求你了,我怎么安排都可以,可是我儿子不能被分

到老校区啊。喂,喂……」虽然只听到一句,但我大概知道怎么回事了。新旧校

区分家,好学生新校区,差学生老校区,有关系的新校区,没关系的老校区。新

校区只要不是太差,二本保底,老校区拼死拼活,能有个末流一本就不错了,很

大可能是专科之类的。林美英的儿子就在我们学校,不在重点班,估计成绩不怎

么样,本来她是学校老师,找找人,花点钱,她儿子肯定去新校区。但眼下钱没

了,旧关系又翻脸不认人,林美英失魂落魄的拿着电话,整个人摇摇欲坠,忽然

就向我的方向栽倒,我吃了一惊赶忙扶住,但是因为没有防备,还是被冲击的连

退两步,林美英丰满的乳房紧紧压在我的胸口,我双手按着林美英的肩膀,林美

英惊吓之余紧紧搂着我的腰。

「林老师,你没事吧?」

林美英勉强抬起头,认出了我,她曾经是重点班的班主任,自然认得我,

「哦,是王安啊,我没事。」说着想要站直,却浑身无力,差点扑倒我身上。我

赶紧扶住林美英,「林老师,要不要送你去医院?」

「没,没事,」林美英微微喘息着,「休息一下就好。」

天气炎热,两人都是汗如雨滴,女老师身上肉香混合着淡淡的香水味刺激着

我的嗅觉,「林老师,那我送你回家吧。」说着我对着路上开来的出租车招手。

「不,不用,」林美英想拦着我,却没力气。

我坚持把女老师送上出租车,林美英坐在后座,我也跟上了车,「林老师,

你家在哪?」其实我知道林美英家在哪,但我装作不知道。

林美英此时也默认了我的做法,报出了自己家的地址,离学校很近,平时走

路也就十分钟左右,但此时天热人又不舒服,多走一步都不行。林美英靠在座位

上,脸色憔悴,双目无神,双手紧紧地抓着自己的手机和小包。我从书包里掏出

一小瓶水拧开,递给林美英,「林老师,喝点水,我刚打开的。」

林美英接过水,小声的说道,「谢谢。」几口水下去,林美英的脸色略微好

看了一点。

出租车转眼就到,可不让进小区。我抢先付了钱,扶着林美英下车,看见林

美英似乎挺不好意思的,「林老师,事急从权,真要感谢我,回头请我吃顿饭。」

我故意笑着说。

林美英有点虚弱,「真是谢谢你了。」

「天这么热,林老师,你家里有人在吗?」

「没有,没事,我自己能走。」

「那怎么行,都到这里了,」我扶着走路有点晃的林美英,「你走路都不稳,

万一晕倒怎么办?我把你送到家。」

林美英的家在小区中部,她没什么力气,整个人半靠在我的肩膀上,我扶着

她的胳膊慢慢的走,短短三四分钟的路程足足走了快十分钟,两人浑身都湿透了,

两人的身体不停地触碰,但谁也没心思理会,只想着快点到家凉快一点。林美英

是真的不舒服,而我则是又热又累,也顾不上美人在侧了。进了楼梯道,明显凉

快一些,林美英家在四楼,进了她家,我先扶着林美英靠在沙发上休息,然后赶

紧拿起茶几上的空调遥控器打开,一阵凉风吹来,,我舒服的叹了口气,林美英

却打了个寒颤。

「哎呀,林老师你不舒服,不能直接吹空调,」我说着把空调的风打到一边,

「林老师,你多喝点水,可能是轻微的中暑。家里有防中暑的药吗?」

林美英摇摇头,「没有,不过我没事,现在好多了。」一瓶水下肚,又休息

了片刻,此时林美英确实看起来气色好了许多。

「林老师,既然你没事,那我就先走了。」

「等等,你这么辛苦,多休息一下,看你浑身都湿透了,」林美英急忙站起

来,但可能站得太急,身子微微有点摇晃。

「林老师,你坐着休息,」我连忙走上前,按着林美英坐下。

「冰箱里有饮料,你拿着喝吧。」林美英指着厨房说道。

「好啊,」我起身打开冰箱,拿了一瓶可乐,「林老师,这个杯子是你用的

吗?我给你倒一杯水吧。」

「哎呀,不用,我自己来。」

「没事,我给你倒好了,你现在不适合喝冰水,」我把水递给林美英。

「太谢谢你了,」林美英接过水。

既然暂时不准备走,我就坐在沙发另一端,闲聊起来,「林老师,你是从学

校出来的?」

「是啊,」林美英声音有点沙哑,「加班回来,哪知道忽然不舒服,多亏你

了。」

「应该的嘛,学期末,再加上新校区千头万绪,大家都很忙,许多老师都在

加班。」我貌似随意的说道。

这话提醒了林美英,坐在她面前的不是普通的学生,论起消息灵通程度和影

响力,有些校领导恐怕都赶不上,林美英故作随意的问道,「你也是从学校出来

的吗?」

「是啊,没事去学校溜达一圈,结果许多老师都在加班,确实事情多啊,连

我妈都是如此,周末我都是一个人在家,我妈她们现在连轴转。」

「哎呀,柳局长她们真是辛苦。」林美英感叹道。

「林老师你们也很辛苦啊,」我喝了一口可乐,「对了,我记得你儿子也在

我们学校,怎么没见到他?」

「他啊,」提到自己的儿子,林美英露出一丝抑制不住的忧愁,「他成绩不

好,在学校自习呢。」

「这次分班,还牵涉到校区调整,成绩还是很重要的。」我说了一句就闭口

不言,林美英脸色更是难看,要是以前她自然不愁,可现在她是真的不知道怎么

办了,她老公眼下还在外地,既是发配,也是躲风头。初次见面,我不想讲太多,

免得林美英反而生疑,等他儿子这次考试成绩出来,想必她还会来找我的。

「不过也不是绝对的,」我语调一转,「我就知道一些成绩不够,但是也能

进新校区的,」接着我仿佛炫耀似的给林美英讲起了一件事,「林老师你知道张

昌吧,他爸爸是我们这公安局长,他和我是好朋友,成绩绝对烂,现在也在重点

班,接下来要去新校区。当时就他那中考成绩哪里进得了我们学校,不过大家都

不担心,凭他家的势力,哪个学校进不去。但是发生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知道

的人很少。」

我这么一说,林美英来了兴趣,坐直身子,「什么事情?」

「张昌的学籍资料只写了妈妈,没写爸爸,所以一般人都不知道他的身份。

他那个中考成绩,惨不忍睹,但是大家都不担心,当时也是好玩,被朋友一激,

说你家在教育系统这么多人,就不能帮帮张昌,你们可是死党啊。其实也就是说

的好玩,我头脑一热,就说我去想办法。可我能有什么办法,也不敢和父母说这

事,那叫一个着急啊。后来呢,我想起一件事,当时去我妈单位玩,经常能碰到

教育局的一些干部和学校领导,大家给我妈面子,都对我有求必应,经常说『哎

呀,小安啊,到叔叔阿姨这来玩玩,有什么事尽管和叔叔阿姨说,一定给你办到』。

结果我就像开玩笑似的和相关的科室负责人和学校领导提起此事,说是我最好的

朋友,中考失利,希望能进我们学校,和我做个伴。」我停顿一下。

「然后呢?」林美英连忙问道。

「然后他们就问,你那个同学哪家的?你妈妈知道吗?我就把张昌的名字、

学校一说,至于我妈是否知道,我呵呵一笑,他们谁也没多问。之后这事就成了,

等到又过了两天张昌爸爸打电话来拜托此事,才发现事情已经解决了。」我浑不

在意地说道。

「这……」林美英将信将疑,不过想到我的身份和家族势力,林美英倾向于

相信此事,而这也将成为她唯一的救命稻草。

「哎呀,聊了这么久了,我要回去了,林老师你注意身体,多休息,拜拜。」

我起身道别,不和林美英多聊,让她自己去想吧。

「哦,哦,再见。」林美英有点发愣,随即反应过来赶紧把我送出门。

出了门,我冷笑一声,刚刚的故事九分真一分假,林美英肯定会去打听,而

且要费些功夫才能打听出此事,她能打听到的都和我说的一样,那都是真的。我

唯一没说的,她也打听不到的,那就是一开始大家不知道张昌的背景,可我专门

提起此人,校领导没费功夫就打听出了张昌的背景,随即绿灯大开,大家都认为

这不是我自作主张,而是来自我父母的授意,是为了向张昌家示好。简单来说,

扯虎皮做大旗,在中国这种做事含蓄的社会还是很管用的,有许多事情永远不会

说的很清楚直白的。而林美英此事,我也有把握,对他们的打压不是来自领导,

而是下面有私怨的人,我不需要通过我妈,只要和下面的办事人员,学校领导打

个招呼,大家都会认为此事来自我妈妈的授意,他们甚至不会多问,自然办得妥

妥的,该收手的人收手,该办事的人办事,不仅是林美英儿子的事,就连她也可

以一并安排到新校区。这件事情对林美英来说是一件关系儿子前途命运的大事,

可对我来说却是一件举手之劳的小事,现在嘛,耐心等几天,考试一结束,林美

英自然会找上门来。

离开林美英的家,我有点茫然,不知该去何处,只能先往家走去,走到半途

却意外地接到张昌的电话,「什么事?你妈又搞不定了?」

「那个先不提,刚才姜玲玲来找我了。」张昌说出了一个我差点都忘了的名

字。

「嗯?说说,这事都是你在操办,我还真不知道。」

「当时不是看她困难嘛,我妈就答应先付钱,按学期一次性先给钱,后来我

妈天天挨操,也没心思理会这事,我就告诉姜玲玲钱你拿着,课需要的时候再来

上。看起来是好事,可姜玲玲其实不愿意,她妈学校还有社会上的人都在给她们

施加压力,那点钱杯水车薪。她如果能经常来我们家,熟悉了,她就能开口求我

们帮忙,至少不让社会上的人骚扰她们。哈,其实那帮人都是我找的,警察会管

才怪。」张昌自鸣得意,「结果她是光拿钱,上不了门。她问我,我肯定说没空,

她不用来。问我妈,我妈现在自己都一团乱麻,哪还顾得上她。现在撑不下去了,

所以只好上门了。她其实是想找我妈,但她也发现了我妈现在可没有理会她的兴

趣。之前我又适当的暗示我的地位和能量。她今晚终于求到我头上了。」

「然后你就把她上了?说说看,滋味如何?」

「呸,」张昌不满道,「我才没那么猴急,我也是有节操的人,别打岔,我

跟你细细道来。」

晚上七点多,夏阿姨还没回来,张昌因为天热也不想出门,不然肯定找个女

人发泄去了,现在则是窝在家里吹空调吃冷饮。门铃忽然响了,张昌一愣,跑去

看了一眼,门口站着一个出乎意料的人,姜玲玲,上身是一件白色T 恤,下面是

一条五分裤,把修长美好的身材勾勒得一览无余,只是青春的小脸上满是这个年

纪不该有的忧愁与惶恐。张昌暗自嘀咕,这小妞怎么来了,难道是承受不住压力

了,唔,想想该怎么忽悠她。

张昌打开门,「咦,姜老师,你怎么来了?今天不用过来的啊。」

姜玲玲勉强笑笑,「我有点事情,夏阿姨在家吗?」

「我妈啊,最近忙得很,不在家,估计会很迟才回来。」

「哦,」姜玲玲满脸失望,她其实之前就找过夏阿姨,夏阿姨自顾不暇,哪

里还会管她,不过还是出于同情给了一份比正常高出一倍的补课费,而且提前付

清。姜玲玲自然非常感激,但她最需要的不是这个。现在听说夏阿姨不在,她只

好把最后的希望放在张昌身上。平时补课休息时候闲聊,张昌就会故意讲一些警

察,还有那些小混混的事,其中自然少不了他张大少爷的巨大能量。姜玲玲也不

傻,按照张昌说的在外面悄悄地打听,虽然是道听途说,可也大概了解了张昌家

族的势力以及张昌的能量,即使是狐假虎威,可背后毕竟还蹲着大老虎呢,尤其

是不止一只。外面传的消息以讹传讹,又夸张了几分,使得姜玲玲最终对张昌的

能量深信不疑,今天又被骚扰一次,最主要的是听到一个巨大的坏消息,倪燕所

在学校在学期末已经基本决定要把倪燕除名了,而她们母女对此无能为力,倪燕

最近的身体还不是特别好,姜玲玲拿到的补课费都给她妈妈看病用了。眼下倪燕

的身体刚刚好转,姜玲玲不敢让倪燕知道,急得团团转,最后只好跑到张昌这里

来抓住可能的救命稻草。

张昌把姜玲玲迎进门,「姜老师,请进,外面热,进来说话。」

张昌让姜玲玲坐下,给她倒了一杯水,「这么晚过来,有什么事情吗?」姜

玲玲年轻没经验,被逼急了,不等张昌开口,就哗啦啦把心里话全倒出来了,意

思无非就是上面提到的两件事,她们已经走投无路,求张昌这边施以援手。张昌

示意她不要急,「喝点水,有话慢慢说。这事你要找我妈,我只是个学生啊。」

姜玲玲眼眶红红的,「我……我找过一次阿姨,阿姨可能太忙了,所以……」

她又急忙补充,「不过阿姨真的很好,给了我很高的补课费。」说到这她有点不

好意思,因为她拿钱没干事,现在又来求别人,「我……我真的没有办法了,求

求你了。」

「别着急,嗯,我妈最近确实非常的忙,无暇分身。你说社会上有人骚扰你,

讨债的,嘿,还真当警察吃干饭的啊。你不用怕,这事我来解决,你告诉我那几

个人长什么样,都是在哪骚扰你的,什么时间。」张昌一副大包大揽的样子,本

来就是他找的人,他自然一句话就能解决。

姜玲玲本来就相信张昌能解决,仅存的一点疑惑在张昌肯定的语气中消失殆

尽,「谢谢,太谢谢你了。」

张昌接着一皱眉头,「可另外那件事不好办啊,你妈妈学校的事是教育系统

的事,我真插不上手。我家都在公检法这一块,长辈肯定是能够得着教育系统,

可我不行啊。」

姜玲玲有点失望,这事才是眼下最重要的,那些小混混虽然恶心,但一直都

没什么大的危害,她妈妈如果失去工作,才是巨大的打击,但她也知道张昌说的

是实话,如果张昌什么都大包大揽,她反而要怀疑了,「那……那还能有什么办

法吗?能不能找找人?」

「额,让我想想,」张昌接着就提到了我,「有一个人,王安,我同学,当

时也是你妈的学生,他妈妈就是教育局长。」

姜玲玲忽然激动起来,「可不可以请他帮忙?」

「我倒是可以和他说说,可估计他也搞不定这事,越是官面上的东西越讲究

场面,他虽然有能量,可毕竟只是个学生,这种事他没法出面,别人也不可能凭

他一句话就推翻之前的决定。」张昌忽悠着姜玲玲,「除非他能说动他妈妈,局

长出面,肯定没问题。可人家为什么要帮忙呢?」

姜玲玲哑然,是的,别人为什么要平白无故的帮你忙,「我……我会报答他

们的。」

「你拿什么报答?」张昌不客气的问道,「你还有什么?」

「我……我……」姜玲玲满脸痛苦,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什么都可以,」

一句话脱口而出,继而满脸坚定,「我什么都可以付出。」

「哦?」张昌意味深长的笑了,「什么都可以?」

姜玲玲也是大学生了,听了张昌的话,也觉得有点不对劲,但还是咬牙道,

「是的,什么都可以。」为了自己妈妈,什么都可以。

「嗯,我答应你的肯定给你办好,王安那边我给你提一下,」张昌看着姜玲

玲,「不过说实话,那小子是不见兔子不撒鹰,没好处的事不干,你要有点心理

准备。」难得有机会,张昌使劲的黑我,「从小长在美女堆里面,呵呵,有点爱

好可以理解。但是,你能接受吗?」

这话说得就很露骨了,姜玲玲心如乱麻,理智告诉她要拒绝,要赶快离开,

可张昌已经答应帮忙,再想想身体刚好转的妈妈。即使发现眼前的人不怀好意,

她也只有闭着眼睛往下跳,因为这是她唯一的希望。姜玲玲木然的点点头,「能。」

张昌满意地点点头,「那就好,这样的话,这事十有八九没问题。你先回去

吧,等我的消息,就这几天应该差不多可以搞定。」

姜玲玲茫然的听从张昌的话,起身准备离开,张昌从房间拿出一叠钱,「你

现在经济困难,这些钱先拿去救急。」姜玲玲张口想拒绝,但看着张昌那张充满

真诚笑意的脸,心中一阵发寒,颤抖着接过钱,默默的出了门。门外,姜玲玲无

声的哭泣,门内,张昌得意的微笑。姜玲玲慢慢走远了,她本能的觉得张昌似乎

不怀好意,可整件事张昌并没有什么得益之处,不仅免费帮忙,还倒贴几千块钱,

反倒像是在给王安拉皮条,难道是要讨好王安。再一想到王安这个名字,姜玲玲

已经先入为主的勾勒出一个脸色苍白,两眼色眯眯,被酒色掏空身体的纨绔子弟

形象了,不知道要被这个色狼怎么折磨了。姜玲玲越想越乱,大脑一片乱麻,跌

跌撞撞的回家去了。

听到这,我很是无语,「合着你小子就这么黑我是吧,指不定现在姜玲玲怎

么骂我呢。」

「嘿嘿,」张昌心情不错,「这不是照顾你嘛,头啖汤,那小妞肯定是个雏。」

「哼,我不是好人,你也好不到哪去,在姜玲玲眼中,你也是个披着羊皮的

狼,还是个拉皮条的。」

「爷乐意,爷高兴,等到时候把她们母女一起按在床上操的时候,看她们怎

么乖乖地叫老公。」

我翻了个白眼,「就你牛,我知道了,欠债的事你解决,学校的事我来办。」

「行,」张昌也不问细节,「尽快啊。」

「嗯,我先挂了,我现在就打电话。」此时我已经到家。

这件事通过妈妈比较方便和安全,我拨通了妈妈的电话,「喂,妈妈,在忙

吗?」

「我正好有空,说吧,什么事?」

「你儿子没事就不能找你啦?」我故作不满。

「哎呀,我的乖儿子可不会在妈妈工作的时候打扰哦。」

「得,我说不过您老人家,是有件事,」我接着就把这事详详细细的说了一

遍,重点指出,倪燕是我和张昌的老师,张昌那边答应帮忙,还拜托了我,我就

是替张昌家那边问一声。这事妈妈肯定会详细了解,然后会发现和我说的一样,

就算向夏阿姨求证,夏阿姨也肯定不会说她不愿意帮忙,虽然她顾不上这件事,

但妈妈要帮忙她也只会说好话,惠而不费,何乐不为。

「唔,这事我听说过,既然是你的老师,我去了解下,如果没问题就帮一把。」

这是妈妈的理念,不影响自己的情况下,能帮就帮,多个朋友多条路,指不定哪

天就要用到别人,当然,一般人也求不到妈妈面前。

「好咧,多谢妈妈。」

「就你嘴甜,晚上在家记得照顾好自己。」

「嗯,妈妈,你也注意保重身体,不要太劳累了。」挂断电话,我心知基本

上没什么问题了,可以安安稳稳的睡一觉了。

后面不出我所料,妈妈吩咐心腹去调查了一下,因为我们和倪燕从来没有接

触,自然是一切顺利,弄清了真相的妈妈又给夏阿姨打了个电话,夏阿姨果然顺

水推舟,表示自己确实听说了,帮不上什么忙,心里有点过意不去,也不好意思

为这点小事打扰妈妈,既然妈妈可以帮忙,那自然是最好不过了的。在倪燕母女

眼中生死攸关的大事,在更高层人的眼里也许就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已。

果然第二天,妈妈就打电话告诉我,没问题了。妈妈压根都没提倪燕的名字,

只是在第二天的一个会议上表示,经验丰富的优秀老师是教育的中坚力量,现在

工作压力这么大,我们要关心和爱护老师,老师的家庭遇到困难,要积极帮助解

决困难,而不是不闻不问,甚至视作麻烦包袱。领导这么一表态,下面人自然心

领神会,猜测领导的真实意思,然后倪燕这事就进入了有心人的眼中,再一调查,

不用讲了,就是她了。于是事情很快解决了,星期一一到,校领导紧急开会,决

定倪燕恢复全部职位,下学期回校继续任教,拖欠的工资奖金一律补发。得到消

息的倪燕是一头雾水,看着前来慰问的校领导心中暗自嘀咕,而姜玲玲先是发现

骚扰她的混混不见了,接着就听到自己妈妈的好消息,姜玲玲高兴之余却又充满

恐惧,这种力量让她惊惧,对方既然能把她们拉出地狱,自然也能一脚踹回去。

饱受煎熬的姜玲玲暗自发誓绝不回到那种悲惨的生活中去,而这意味着她要去面

对那个不知底细的色狼了。姜玲玲此刻没有了逃避和抵抗的心思,决定承受自己

的命运,而她却不知道我们的胃口很大,不仅她,还包括她那个成熟迷人的熟母

教师。

等到校领导离开,倪燕回过神来,自己找不到任何人来帮忙,世上也不会有

人莫名其妙的帮忙,有果必有因,那问题就出在……倪燕将目光对准了自己的女

儿,姜玲玲一直心不在焉的坐在一边,「玲玲,是不是你找的人?」

姜玲玲知道瞒不过自己妈妈,老老实实的讲了一部分,隐瞒了自己要付出的

代价。倪燕听得满心疑惑,还有这种好事,不付出任何代价就得到了这么大的好

处,可她也找不出什么问题。夏阿姨多付钱一事,姜玲玲和她说过,她本不想接

受,无奈生活所迫,只能告诉姜玲玲以后报答别人。

「张昌我知道,成绩不好,天天和一班问题学生混在一起,不过他家确实能

量很大,我们老师都被提前打过招呼。」倪燕回忆道,「王安啊,是个好学生,

品学兼优,家里也不简单,在教育系统势力极大。不过人总是在变的,现在是个

什么样也不好说,按照你的说法,张昌和王安还真是不简单,小小年纪就有这么

强的活动能力。」

姜玲玲一脸懵逼,按照自己妈妈的说法,张昌是个坏孩子,王安是个好学生,

可张昌的说法和做法却没什么特别恶劣的地方,反倒是那个王安,听起来就不是

好人,姜玲玲迷茫了。倪燕看着自己的女儿,心里一阵难过,总觉得女儿没把全

部都说出来,可自己也没法逼问,只能自己悄悄地打听了,不能让女儿受到伤害。

落魄时找别人无人理睬,现在翻身了,却有人主动打来电话问候,透露消息,

倪燕很快就知道是教育局长亲自发话,下面人屁颠屁颠的飞速办完有关事情,这

就证实了王安和张昌出力了,张昌所言非虚。而另一边,她们也慢慢知道了,高

利贷公司倒闭了,下面那些骚扰她们意图弄点钱的小混混被抓的抓,跑的跑,一

个不剩,以后也没人会再来骚扰她们了。母女两人相对而坐,听到的都是好消息,

却令她们倍感荒谬,困难的时候无人援手,连个消息都打听不到,现在却是如此

的轻松,两人心中有某些东西在慢慢发酵。

事情办好了,张昌发了条短信通知姜玲玲,一切搞定,其他什么都没提,之

后也没主动找姜玲玲,这反而令姜玲玲更加紧张不安,而从旁观察的倪燕既担忧

又疑惑,没什么特别的人来找女儿,担心的事情也没发生,可女儿却是一天天更

加紧张,倪燕没想明白。又是若干天之后,承受不住压力的母女二人各自暗下决

定,悄悄避开对方,姜玲玲用张昌给的联系方式找到了我,而倪燕从姜玲玲的手

机中找到张昌发的短信,联系上张昌。于是,在暑假的某一天,在倪燕登上张昌

家门的时候,姜玲玲也按照我的要求,来到了少年的秘密基地。就在我把身下无

力反抗的少女成功变成少妇的时候,一直以来的女神老师也正被自己的学生按在

胯下肆意抽插,母女几乎同时失身,当然了,这是以后的事情,回头再说。

眼下,我是美美的睡了一觉,一直睡到第二天日上三竿,然后接到妈妈的电

话,拍了妈妈一通马屁,把情况通报给张昌,张昌昨晚心情不错,结果夏阿姨晚

上居然没回来,跑到一个闺蜜家去了,很迟才告诉张昌。半夜三更,连个人都找

不到,张昌满腔的欲火无处发泄,上午就跑到王纯那里去了,王纯送完小孩上辅

导班,就在家里挨操,现在正一丝不挂的躺在张昌身下呢。

「张昌,我这边办妥了,我妈告诉我已经搞定了。你那边如何?」

「嗯,我也搞定了,以后不会再有人出现在她们母女面前了,另外派出所抓

了两个做做样子,关两天就放出来,自然会有人把消息告诉她们,」张昌笑眯眯

的说道,「你速度挺快的啊。」

「咦,你那边什么声音?你不在家?」我有点疑惑。

「哈哈,我正躺在王纯的床上呢,这骚货正在给我口交,真舒坦啊,」张昌

一脸满足。

「行,那你就慢慢爽吧,」知道王纯在旁边,我不准备说太多,有些事知道

的人越少越好,王纯虽然被我们控制,但也要小心。

挂断电话,我在家里把我最近的收获和未来的计划整理了一下,不知不觉就

到了下午,随意吃了点东西,发条消息问问张昌,知道他已经回家后,我再度打

通电话,「你一个人在家?」

「是啊,我妈昨晚居然跑到朋友家去了,十一点多才发条消息给我,害得我

找个人泻火都找不到,只好一大早跑到王纯那去了,别说,这女人越操越有味道,

而且感觉越来越像我妈了,化妆打扮,气质长相,难道是被我们操多了?」张昌

一通唠叨。

「就你的错觉罢了,跟你说正事,这事我通过了我妈,反正是你我的老师,

名正言顺,你知道怎么讲。估计不出意外最近两天就能见到结果,倪燕她们必然

会受到极大的震动,我们沉住气,你回头发条消息给姜玲玲,就说事情办妥了,

其他什么都不说。先晾晾她们,让他们感受下人间冷暖,雪中送炭的少,锦上添

花的多,想让她们知道的消息自然会有人告诉她们。我敢保证,要不了多久,姜

玲玲承受不住压力,就会自己找上门来。」但我没想到的是,倪燕居然也自己送

上门来了。

张昌听了觉得挺有道理的,「嗯,你的点子还真不少,那我就先不找她们,

敲敲边鼓去,对了,上次你给我的消息,我后来去查了,是真的。倪燕之前曾经

挪用了学生交的费用去偿还债务,后来她变卖家产还债的时候,把这个窟窿基本

填上了,还差一点,学校不想曝光丑闻,自己就抹平了。当时违规的那些证据还

在,只是现在她老公跑路了,孤女寡母大家也就算了,而且现在又翻身了,那点

小账就更不会有人提了。之前东西都被送到公安局了,现在封存了,我找人拍了

照片,一会发你一份。」

「好,呵呵,有人保护她们,这点问题就不是事,没人保护她们,就可以无

限放大,让她们身败名裂,倪燕甚至会被送进监狱,姜玲玲这个原本前途无量的

大学生也将一文不名。」我微微一笑,「她们会听话的,一边是风风光光的好日

子,一边是冰冷漆黑的监狱,尝过艰苦滋味的人自然知道怎么选择。」

「哎呀,别跟我酸这些话,」张昌一脸不耐烦,「只要她们听话就好,一想

到初中时被我们意淫的女神老师就要在我的胯下呻吟,甚至和自己的女儿一起并

排撅着屁股挨操,我就急不可耐。」

「粗俗,母女花的滋味要慢慢品尝。」

「不跟你扯了,昨晚辗转反侧没睡好,又剧烈运动了一上午,我要补觉去了,

挂了。东西发你手机了,自己看去。」张昌挂断电话睡大觉去了。

「真是个急性子啊,」我看着手机里张昌传来的照片,「问题不大,只要我

们保她,一点事也没有,当然,我们想她死,也一点问题没有。」我嘴角挂着冷

笑,把收到的照片和我之前整理的某些资料合并处理。

我坐在电脑面前,看着屏幕上一个个女人的照片,不知不觉这么多个女人了,

很快还会有更多的女人,我所求究竟是什么,我仔细想了想,最后得到两个字,

刺激。我人生的路已经被规划好了,我也不打算特立独行,更不打算反抗,享受

了这么多,该承担的跑不了。可这样未免太无趣,那么对一个青春萌动,血气方

刚的少年来说,女人,成熟漂亮,有着老师等不同身份的美女,无疑是最好的调

剂品。我可以很轻松的得到她们,还不会有什么问题,那我为什么不好好玩玩,

少年的欲望是永无止境的。只是这么一番折腾,我看着自己高高耸立的小弟弟无

语苦笑,这就叫自作自受啊,看看时间,刚刚下午,忍不住要找一个女人泄泄火,

思来想去,一个人独居的刘娟瑛无疑是个很好的选择,再想想那晚假扮母子的淫

戏,我内心火热,跳起来就出门去了。

一转眼,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天已黄昏,龚纯既是诉苦又是炫耀的打了电话

来,我和他侃了一阵,回头开始盘算怎么一鼓作气拿下关老师,张昌那样下药?

还是龚纯那样威逼?关老师连连吃亏,肯定对我有所疑心,不过已经这么多把柄

在我们手上,又能跑到哪里去呢?就下周末吧,请关老师来家访,不愿意?那可

由不得她了。这么想着,我侧头看了一眼精疲力竭后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沉沉睡

去的刘娟瑛,整个曼妙诱人的身体完全暴露在空气中,却恍无所觉,眼中闪动着

邪恶的光芒,关老师早晚也会变得和眼前这个已经屈服的女老师一样的。

看看时间不早了,我知道妈妈今晚要回来,不得不留下刘娟瑛一人继续睡觉,

我则悄悄地离开了。回到家不久,我接到妈妈的电话,妈妈告诉我,今晚会回来

很晚,要我早点睡觉,不要等她,因为明天要考试,「如果我回家你还没睡觉,

小心你的屁股。」

「是,母上大人,小的遵命。」我服服帖帖,但内心叫嚣道,「早晚小心你

的屁股,母亲大人。」好汉不吃眼前亏,洗完澡收拾完毕,我乖乖的回房睡觉去

了,结果一觉天亮,连妈妈什么时候回来的都不知道。

黎明之光星耀版

天天有喜

云中歌2内购破解版

相关阅读